顶点小说 > 金蟾开天录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裴凤

第三百九十七章 裴凤

  距离大泽城很远,很远,在大泽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西南方,在大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边缘地带向西南再走数万里,大泽州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边缘地带,莽莽山林被雨雾笼罩。

  尖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唿哨声在山林中绵绵响起,犹如一只只硕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老鹰在高空中呼啸。

  一条条纤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影在山林中快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穿梭着,不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转过身来,看似随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拉开手中精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短弓,向着身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山林放出一箭。

  细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、闪烁着碧绿光华,显然淬了剧毒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箭矢在山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包裹下,没有发出任何声响,犹如流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鱼儿一样,轻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在山林中穿梭着。

  山林极其茂盛,树木枝叶交错,好些地方藤木森森,甚至蛇虫都难以穿行。

  这些箭矢却能好似活物一样,轻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避开一株株古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树干,轻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穿过一丛丛藤萝,轻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避开树叶、树枝,循着一个个流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之字形轨迹,精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射向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目标。

  目标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身穿重甲,犹如铁墩子一样在山林中艰难穿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凤军战士。

  稀稀落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箭矢不断从山林中激射而出,犹如毒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毒牙,总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在不经意中给与致命一击。

  每当箭矢突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从雨雾中飞出,黑凤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战士就急忙操起盾牌挡在身前。

  反应速度若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稍微慢一点,就会像他们身边躺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些同袍一样,箭矢精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从他们甲胄脆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链接部位,比如说脖颈附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活动甲片缝隙中狠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扎进去。

  又或者从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面甲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缝隙中狠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扎进去,从漏出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面甲眼洞里精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穿过去。

  箭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力道极大,黑凤军士卒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体抵挡不住箭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穿刺,只要箭矢破开皮肉,沾到一点点血,他们就基本上死定了。

  这些箭矢上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毒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极其复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混合毒素,起码用了两三百种草木毒、矿物毒和毒蛇毒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生物毒液混合炼制而成。

  混合毒素发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速度极快,而且毒性反应千奇百怪,很难找到那种对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、能够化解所有毒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万能解毒丹。中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凤军士卒动辄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体一阵抽搐,然后就再也没有了气息。

  有气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凤军将领腾空而起,穿透上空浓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树枝树叶,悬浮在高空向远方眺望。

  山林皑皑,浓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绿衣笼罩一切,在山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掩护下,他们根本看不清那些纤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敌人在哪里。

  统治这一片山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土著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种类人族群‘木精’。

  他们躯体、五官都和人族没什么太大差异,甚至木精和人族还能相互通婚繁衍,顺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诞下子嗣。

  唯独木精身材矮小精致,无论男女,身高最高也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六尺左右。而且他们满头绿发,因为年龄和修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关系,头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绿色浓淡不一。

  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眼珠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绿色,眼眸绿意越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浓郁,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血脉纯度就越高,实力就越强大。

  木精天生亲近后天乙木之力,而他们当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王族血脉,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天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和先天甲木之力无比契合。故而他们在山林中,简直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无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存在。

  他们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山林之子,他们在山林中急速奔跑时,哪怕最浓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荆棘丛都不会对他们造成阻碍,最凶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食人藤也不会伤害他们,最残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猛兽也不会对他们亮出牙齿,最阴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毒蛇也不会对有伤害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心思……

  他们天生精通木遁之术,大部分人都掌握了木行力量衍生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飓风之力,不小一部分人掌握了木行力量衍生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雷霆之力,故而他们法术精熟、战力惊人。

  他们得到山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庇护,山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优待……一如他们射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箭矢。

  黑凤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士卒在山林中使用强弓硬弩,他们射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弩矢飞出去没多远,就会被树干、树枝、藤萝、灌木,各种山林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障碍挡下来,根本无法威胁到这些木精。

  而木精射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箭矢,就好似水中鱼儿,根本不会碰触到这些阻碍,而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会精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攻击黑凤军士卒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要害。

  黑凤军配合神威军主力开辟大泽州后,就继续向西南地带开拓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领地。

  结果他们就碰到了这些难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木精,在这一片山林边缘,他们已经和木精纠缠了两年多时间,他们损兵折将,损失比之前开辟大泽州要惨重数倍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们几乎没能打下多少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地盘。

  战局停滞不进,士卒伤损太大,士气低迷不振,后勤补给方面,也渐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出了问题。

  如果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黑凤军主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个人魅力所致,黑凤军怕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已经被拖得土崩瓦解了。

  山林外,一片平原上,大片新开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田地中,稀稀拉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些人影正在田地中艰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清理着杂草,照料着庄稼。

  田地旁,一座规模不算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军营杵在那里,土木混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围墙高有数丈,每隔二十丈就有一座箭楼哨塔,城墙上一名名黑凤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士卒腰身笔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站在那里,精神抖擞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眺望着四方。

  军营只有南北两座大门,此刻两条三十几丈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楼船正低空掠过,朝着南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方向飞来。

  楼船表面光芒黯淡,防御禁制放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光幕闪烁不定,分明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内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动力核心出了问题,又或者缺少足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元能晶石,楼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阵法运转所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能量供应不足。

  缺乏足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能量,两条楼船虽然还能腾空飞行,却也只能在百丈以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低空赶路。

  楼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甲板上,整整齐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码放着百来具尸体,还有数百伤兵垂头丧气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坐在一旁。

  被淬毒箭矢所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士卒,毫无疑问都死掉了。

  而这些伤兵们,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在木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突袭战中受伤。

  木精们精通木系法术,风刀、雷法,更能驱动各种古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奇花异草发动进攻,还有一些气候久远,几乎要脱体化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古木被他们驱动着加入了进攻,还有大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猛兽、大蟒、巨蛇、毒蛇之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配合攻击。

  所幸木精们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很喜欢近距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血腥厮杀,他们更喜欢用弓箭远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攻击敌人。

  不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话,楼船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伤兵就不会只有这数百人了。

  军营内响起了低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号角声,几缕在军营上空若隐若现形如旗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气左右一分,让出了一条道路,两条楼船就从黑气让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通道飞进了军营,缓缓停靠在了军营西侧。

  大营中军位置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座规模很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木质殿堂,占地数亩大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殿堂用原木制成,一根根水缸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原木连树皮都没有刮干净,就这么粗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用法术结构在一起,构成了这座造型野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殿堂。

  一支支身披重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精锐武士绕着殿堂往来巡弋,更有大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固定哨密布四周。

  木精当中,不乏一些激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家伙,过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两年中,就在黑凤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中军附近,黑凤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高层受到了十几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猛烈袭杀,甚至连黑凤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几员将领都受到了重伤。

  正因为木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暴力刺杀,黑凤军被逼无奈,购买了一座强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防御阵法,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高空中悬浮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形如旗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气。这座大阵覆盖了整个大营,有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避免了木精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骚扰,并且对后来刺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木精造成了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伤害。

  可正因为购买了这座防御大阵……整个黑凤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经济状况此刻非常堪忧。

  “军主,你打死我也没用……”因为阴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关系,整个天色昏沉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光线很不好,大殿中却被兽油火把照得通明,负责黑凤军后勤管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主薄摊开双手,无可奈何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黑凤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军主裴凤。

  “粮草补给,还能支撑三天,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各种军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药散药丸、各种丹药等等,已经彻底空了。”身穿洗得快要发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青布长衫,上半身不伦不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套了一块厚厚护心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主薄长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金、银,还有这些日子开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美玉、宝石等物,还有不少,堆了整整三个库房。”

  “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这些玩意,买不来辎重补给,等于没用。”

  主薄再次重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叹了一口气:“自从我们得罪了司马狼,我们拿着再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钱,也没办法从神威军购买一粒粮食、一颗丹药、一支箭矢、一柄刀剑……”

  身材高挑,比寻常男子还要高出半个头,体型修长而矫健,五官立体感极强,剑眉、薄唇、高鼻梁,肤色极白、发色极黑、嘴唇极红润,黑白红三色对比极其鲜艳,给人一种强烈视觉冲击,生得极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裴凤静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坐在一张大案后面,一对极灵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美眸中满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寒意。

  裴凤,黑凤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女军主。

  身穿一套黑色战袍,外套黑色凤羽连环甲,再披了一件血色大披风,头发如男子一般梳了个高发髻,用一条血色发绳紧紧竖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裴凤静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坐在那里,就好像一团凝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色火焰。

  偌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殿堂内,黑凤军数十名高级军官一脸阴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言不发,所有人都无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裴凤。

  这些黑凤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将领,要说打打杀杀,他们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好手。

  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要说让他们去经营生计,赚取财物,统筹一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后勤辎重……他们真没这个本事。

  他们打打杀杀了一辈子,他们跟着裴凤已经死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父亲拼杀了一辈子,他们这辈子也只学会了厮杀。

  裴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父亲还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他们从来不用为了后勤辎重啊之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东西烦恼。

  那时候,他们鲜衣怒马,囊中多金,喝最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酒,骑最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马,抱着最美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女人,斩杀最难对付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敌人。用手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刀,手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剑,用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汗水和血,他们在裴凤父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带领下,硬生生将一个落魄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将门,几乎要被大晋军部除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将门,硬生生博取了一品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封爵。

  裴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父亲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军主,更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哥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恩主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们这辈子用性命、用神魂效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。

  所以,他们现在继续用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性命、用神魂效忠裴凤。

  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裴凤毕竟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她父亲。

  哪怕比起大晋神国同年龄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年轻人,裴凤已经堪称妖孽一般,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她毕竟太年轻,她毕竟太缺历练。在黑凤军中这几年,她已经成长了很多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不够。

  所以,这些将领们身上曾经光华灿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甲胄,逐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消去了光华。

  他们曾经笔挺崭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战袍、披风,也在不起眼处破了窟窿,有了补丁。

  他们曾经可以把辅助修炼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丹药当零食糖果吃,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现在,任何一颗灵丹,对他们都弥足珍贵。

  曾经拥军百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凤军,经过这些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消磨,也只剩下了不足一半之数,而且这剩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半士卒,无论修为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战力,都不如当年那支纵横睥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精锐了。

  这支黑凤军,还有当年巅峰时期一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战力么?

  不知道,没人知道,也没人愿意想,没人敢想这个问题。

  要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和木精纠缠了两年多,黑凤军还在不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失血。

  “粮食,要不,提前把外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些庄稼,给收割了?”一名身高将近三米,体型格外壮硕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皮大汉吭吭哧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提出了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建议。

  “马大叔,成熟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庄稼,才能被人吃……现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庄稼,只能算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青草,那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给牲口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”裴凤眯着眼,右手食指用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揉搓着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太阳穴。

  “穷啊!”裴凤叹了一口气,指着在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凤军众多将领喃喃道:“我看各位阿叔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脸上,都好像用斧头刻上了一个大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‘穷’字!”

  “不用照镜子,我都能知道,我脸上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。”

  “哎,去哪里发一笔横财呢?”裴凤喃喃自语:“去哪里,发一笔横财就好了……要不,我们绑了司马狼,讹诈他一笔?”

  大殿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没吭声。

  讹诈司马狼?

  那厮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神威军中大将,一品将军衔,地位等同神武军前军右营大统领姜虎,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神威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编制摆在那里,同样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品将军衔,司马狼手中直接掌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军队数十倍于姜虎,间接影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辅佐军队百倍于姜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直系人马……

  更不要说,司马狼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正儿八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晋皇族,更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大晋‘嵢(cang)王’王世子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未来神威殿主最有竞争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继承人之一。

  这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,绑架他?

  知道他身边有多少高手护卫么?

  对于司马狼而言,黑凤军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指头就能戳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蚂蚁,仅此而已。

  急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脚步声传了进来,一名黑凤军校尉一脸兴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来到了大殿门外,大声吼道:“军主,钱三大人那边有信传来……大肥羊,嘿嘿,大肥羊嘿!”

  裴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眼睛骤然一亮,她缓缓站起身来,双手按在长案上,沉声道:“详细报来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司马狼那家伙,又往大泽州派人了?呵,这次,他又派了什么蠢货过来?”

  “呃,这次派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位州军主将……”那校尉进了大殿,有点犹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说道:“那厮名叫霍雄,据说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神武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,也不知道怎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居然从神武军,直接调来了大泽州。”

  “神武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?”裴凤和大殿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众将领都呆了呆。

  那黑皮大汉马大叔突然骂了起来:“军主,管他神威军、神武军,能来大泽州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能有好人么?按照我想啊,直接和之前一样,做了他!”

  裴凤犹豫了一下,皱起了眉头:“神武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?不……这次,我亲自回去看看。我们已经得罪了司马狼,若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再招惹神武军……”

  裴凤摇了摇头:“且让我看看,这霍雄,到底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什么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吧。”

看过《金蟾开天录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深度文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