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金蟾开天录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根由(1)

第三百五十八章 根由(1)

  先天灵宝啊。

  这就难怪了。

  巫铁想起了他炼制落魂散魄幡和北斗戮灵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过程。

  天地为大宇宙,人身为小宇宙。人身领悟天地大道,夺其一条完整大道,打入器胚后慢慢温养酝酿,自然而然就能炼制出后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‘道器’来。

  道器,那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本质还在仙兵之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强大之物。

  而若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天地有灵,于某藏风聚气之洞天福地,或者地脉灵穴中,有一缕完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天地大道妙韵融入其中,犹如一枚胚胎纳入母体子-宫之内,得天地精华慢慢滋养,逐渐生长壮大。

  如此不知多少万亿年后,以天地为母体,酝酿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强悍之物,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先天灵宝。

  同为‘道器’,天地何其伟大,比之人体炼化而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‘道器’,无论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从本体上,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成型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威能上,都强大很多、很多、很多、很多倍。

  无论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从老铁那里得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无数资料中,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巫铁从血脉记忆中得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信息,无不告诉巫铁一个绝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‘真理’——先天灵宝,最强!后天‘道器’,哪怕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太古传说中那些天地间最强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圣人炼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‘后天灵宝’,也极难有先天灵宝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威能。

  现在,这黑衣老人告诉巫铁,在这花虫城外不过千多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山岭中,孕育了一件先天灵宝?

  巫铁瞪大眼盯着黑衣老人。

  三个黑衣老人笑着点了点头:“你可死而无憾矣!”

  大笑声中,三个黑衣老人同时化为黑烟,瞬间巫铁身边十里方圆内黑雾缭绕,无数条惨绿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幽光凝成一抹抹扭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流光,无声无息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向巫铁全身打了下来。

  黑雾中,那名跑去分营地报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任家护卫抽出了一支体型庞大、通体血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重弩,咬牙切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倾尽全力拉上了弩弦,搭上了三支六尺长箭,然后瞅准了巫铁所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方向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弩激发。

  三条血光撕裂虚空,在黑雾中笔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射向巫铁。

  巫铁反手拔出了六炼苗刀,一刀劈在了三条血光上。巨响传来,火星四溅,苗刀剧烈震荡,巫铁被巨力轰得在空中稳不住身形,摇摇摆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向后飞出了数十丈远。

  三支弩箭在苗刀上炸得粉碎,而苗刀上也裂开了三条极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裂痕。

  那任家护卫猛地瞪大了眼睛:“不可能,我这‘血狼弩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六炼灵兵,你区区命池境……”

  巫铁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哼了一声,他看了一眼刀体受创,裂痕处有细小火星不断喷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苗刀,随手将它丢开。

  一条条惨绿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流光带着刺骨寒意扑了上来,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皮肤上迅速凝出了一层淡黑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冰霜,这些流光距离身体还有七死死护住全身。无数飞刀急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切割而过,黑色罗网剧烈震荡着,每一片飞刀都在罗网上拉出了一条细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烟。

  万刃车急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旋转着,百万飞刀也以一种可怕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频率疯狂切割三个黑衣老人。

  他们仓促之间祭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色罗网只坚持了一个呼吸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间,伴随着刺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撕裂声,黑色罗网猛地炸开。

  密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飞刀迅速掠过三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体,就听凄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惨嚎声不绝,修为最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个黑衣老人就和刚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任家护卫一样瞬间消失。

  一团黑烟裹着一条形如鬼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神魂冲天飞起,黑烟遁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速度极快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没有万刃车百万飞刀凌空乱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速度快。

  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弹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功夫,黑烟和黑烟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神魂就被斩成了粉碎。

  两个遍体鳞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衣老人齐声惊呼:“老三!”

  他们身上零碎宝物极多,挨了飞刀一轮劈砍后,强忍着剧痛,他们又分别祭出了一块厚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圆盾护住全身,然后艰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化为一条黑烟,很缓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硬顶着漫天飞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攒射,一点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向远处遁逃。

  他们身后十几条水光同样第一时间被漫天飞刀打得粉碎。

  这些任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高手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命池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为,原本以为跟着三个胎藏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外援,无论如何都能将巫铁击杀当场。

 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中恒国有一个做事不按常理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禁魔殿分殿司殿大人,莫名其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给了一个小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八品校尉一件三炼仙兵。

  漫天飞刀呼啸着落下,两个黑衣老人被无数飞刀死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包裹着,圆盾放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华光剧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震荡着,不断荡起一缕缕涟漪。

  巫铁笑呵呵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蜷缩在圆盾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两个黑衣人,悠然问道:“两位修为强悍,而且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实实在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胎藏境修为,更兼功法诡异,阴狠邪戾……不知道,两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什么出身?”

  这两个老人施展秘法攻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给巫铁带来了极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压力。

  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功法非凡,可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大晋神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这些民户修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弱鸡功法,所以巫铁才说,他们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‘实实在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胎藏境修为’,任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些胎藏境,最多算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‘阉割版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一个黑衣老人抬起头来,朝着巫铁狞笑:“小子……我们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大魏神国巡天秘卫,嘿嘿,你得罪了我们,你死定了,你死定了……”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金蟾开天录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深度文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