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金蟾开天录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花家大队

第三百四十八章 花家大队

  最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城防军士卒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感玄境修为,筑基完成,生出法力,起码也有数千上万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力量。

  大晋神国富饶,城防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装备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极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所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宿营帐篷,用老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话来说,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模块化制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好货色。

  短短一刻钟功夫,数十个自带迷彩色,还铭刻了隐匿符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搭帐篷就在山林中搭建完成。一众士卒又砍了一些小树,在四周建起了栅栏,设置了各种预警禁制,这营地就完成了。

  派出了明暗岗哨,巫铁叮嘱了一番后,他换上了普通百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衣衫,返回了花虫城。

  花虫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东门口附近有好些茶楼、酒馆,巫铁选了一座茶楼,坐在了一楼大堂靠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位置上,端着茶盏,喝着茶,倾听着大堂内众多茶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嬉笑谈话。

  外面大街上人来人往,很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热闹。

  茶楼里还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年龄不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少女,老人拉琴,少女清唱,不时有茶客点他们一首曲子,‘叮叮当当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打赏一些造型别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铜钱。

  市井红尘,生活气息。

  巫铁喝了几口热茶,然后重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呼出了一口气,蓦然觉得,之前在地下世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些厮杀和纷争,简直就好似一个噩梦。

  这里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鲜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一个人应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生活。

  而地下世界,哪怕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巫家那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家族,他们也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‘生存’着,而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在‘生活’。

  巫铁把玩着精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细瓷茶盏,瞪大眼,好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老人手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琴。如果没看错,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‘二胡’吧?

  没错,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二胡。

  老铁传给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庞大知识库中,有关于这种古老乐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详细资料。

  老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琴艺很不错,琴音悠扬,带着一丝直透心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凄婉之意,少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嗓音也很清甜,虽然长相只能算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比较清秀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那嗓音真正让巫铁感受到了一种‘美好’。

  有茶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小二端着大托盘从桌边路过,巫铁叫住了小二,从托盘上拿了十几个小蒸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点心。

  烧麦,肠粉,蒸饺,猪肚,排骨,牛肉球……用料上乘,做功用心,这些点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口味都极好。

  巫铁本身饭量就极大,这些点心如此可口,他也就干脆不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叫唤小二送来点心,左一笼,右一笼,短短半个时辰,他干掉了百来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各色点心。

  茶楼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客人们看着巫铁吃东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模样,不由得连连咋舌。

  不过很快,就有人认出了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份。

  毕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命池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为,又加入了大晋神国几大主力军团之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神武军,而且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老军户出身,算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正儿八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地头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份,在花虫城认识霍雄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还真不少。

  很快,就有人凑份子,给巫铁这一桌送来了一壶这茶楼里极顶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香茶。

  巫铁阴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朝那一桌客人拱了拱手。

  投桃报李,巫铁叫来了那老人,往老人腰间挂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小篓里丢了一把铜钱,然后点了好几首曲子。

  老人笑着向巫铁鞠躬行了一礼,然后拉响二胡,那少女就站在巫铁身边,清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嗓音响起,一曲曲巫铁其实不怎么听得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旖旎小调就传遍了整个茶楼,传出去了外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街上。

  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注意力放在了外面大街上。

  这里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东城门,其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三个方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城门口,有李大佑派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精明眼线盯着。

  花虫城位于崇山峻岭之间,距离最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座城池也在三千里外。那座城池,就在花虫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正东边,所以如果有人在这几天要来花虫城,从东城门进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可能性最大。

  所以,巫铁守株待兔一样,守住了东城门。

  第一天,平安无事。

  第二天,巫铁又喝了一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茶水。

  第三天,巫铁跑到茶楼隔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酒楼,灌了几坛子好酒。

  第四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巫铁碰到了几个‘童年好友’,大家在酒楼里摆了一桌,嘻嘻哈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折腾了一整天。某位‘童年好友’还很不客气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帮巫铁叫了几个花枝招展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姑娘作陪,弄得他浑身脂粉气。

  第五天中午时分,巫铁正坐在茶楼大堂里,认认真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对付一整只烤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东门口来了一支规模颇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队伍。

  上千头重型驼兽,形如猛犸象,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上无毛,而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披挂着一块块黑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板甲,体型壮硕,力大无穷。每一头重型驼兽身后,都拉着长有十丈左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型挂车,上面堆满了各色古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器械。

  整整五千副武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护卫,一万多孔武有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工匠和杂役,护卫都骑着形如骏马、遍体挂鳞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异种坐骑,工匠和杂役们坐在大型挂车上,人声喧哗,烟尘喧天。

  巫铁看得眼睛直抽抽。

  五千护卫,而且副武装,个个气息森严,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重楼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为。

  就这支护卫大军,一个冲锋就能歼灭花虫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三千城防军,顺带着将神武军衙门、城主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点护卫力量扫荡一空。

  至于说花虫城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几个大家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私军护卫么……

  巫铁摇摇头,他也不看好那些家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战斗力。

  这一支队伍,足能威胁到花虫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安。

  巫铁站起身来,往方桌上拍了几枚银质恰窘痼缚炻肌慨币,双手揣在袖子里,阴沉着脸向东城门走去。

  十几个城防军一字儿排开挡在了这支队伍前面,城防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小队长哆哆嗦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要求队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领头人拿出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通行令牌。

  队伍中,第一架重型挂车上没有对方器械,而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个极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形如小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车厢。

  一个身穿华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白发老人慢悠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从车厢中走了出来,站在车架上,将一块通信令牌和一份公文递给了身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护卫,那护卫接过令牌和公文,跳下坐骑,大踏步走到了城防军小队长面前。

  这护卫绝对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专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体修,而且修为极高,当达到了命池境高阶。

  所以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体型极其壮硕,身高三米开外,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头人立而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熊瞎子。

  城防军小队长比他矮了一大截,瘦弱了一大截,站在那护卫面前,巫铁清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到城防军小队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两条腿在拼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哆嗦。

  护卫‘嘿嘿’笑了一声,重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将令牌和公文拍在了小队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胸膛上。

  “看清楚了,我们来自平湖城花家,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九山城颁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通行令牌和勘矿公文……咱们来你们这穷乡僻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地方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来勘测珍贵矿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”

  护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力量极大,城防军小队长被他一巴掌拍得向后踉跄着退后了十几步,差点栽倒在地上。

  “你!”城防军小队长气急,想要上去和那护卫理论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区区感玄境巅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他面对这命池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护卫,他实在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没有勇气上前。

  咬着牙,城防军小队长将手中令牌和公文朝着城门口铭刻了‘花虫城’三个大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匾额晃了晃。

  一道华光从那匾额上照了下来,正好照在了令牌和公文上。

  一声震鸣响起,巴掌大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通行令牌上喷出一团光芒,内有一枚印玺浮现。这就证明,这份通行令牌,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确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由大晋神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正儿八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城主府颁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而那一卷公文上也喷出了大片光芒,内有清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幅字迹。

  按照光幕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字迹所说,这一支平湖城花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庞大队伍,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确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得到了州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城主府许可,不远万里来深山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花虫城,来附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山脉中勘测矿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大晋神国领土广袤,方圆不知多少万亿里。

  所以大晋神国将自家领土分为东南西北中五大部洲,每一部洲又分为若干王国,封皇族司马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精英子弟充当封国国君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为大晋神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‘诸王分封制’。

  如镇魔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司马儁,荡魔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司马峀,他们在大晋神国,都有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封国,他们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大晋神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‘王’。

  而封国之下,分为若干个州,每个州下面,分为若干个郡,每个郡下面,又分为若干个大小城池。

  花虫城,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西方部洲中恒国九山州平湖郡下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城池。

  平湖城,正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平湖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郡城。

  花家,也正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平湖郡城中综合实力能够排入前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豪族。

  这份公文上非常清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表明了,九山州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州军辎重供应不足,平湖郡花家发明了一种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锻造技巧,可以快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提供大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、优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军械。

  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这种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名曰为‘漩流锻造术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锻造技巧,需要一些特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珍稀矿石。

  故而,九山州府开出特许公文,允许花家派出一定数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勘测队,去平湖郡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崇山峻岭、多矿产之地勘测矿脉。

  因此事对九山州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军备意义重大,故而勒令平湖郡内各城必须紧密配合,为勘测队提供一应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力、物力以及后勤辎重所需。

  ‘叮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声,城门上匾额放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光芒收敛。

  令牌和公文落回城防军小队长手中。

  那护卫大踏步逼近了几步,一把将令牌和公文抢回手里,咧嘴笑道:“看清楚了?可知道咱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来历了?赶紧给你们城主府说,打扫出足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院落,让兄弟们好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歇歇脚。”

  这护卫极其粗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一把抓住了城防军小队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肩膀,强行将他转向了城门方向,然后一脚踹在了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屁股上,将他从城门外硬生生踹得飞进了城门,狼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摔在了城门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街上。

  “记住了,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……总之,入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咱们要见到足够咱们兄弟们下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干净宅院……还有,这些驼兽、挂车、坐骑,也要安排妥当,一应粮草供应,不许缺少。”

  “总之呢,兄弟们这一路上辛苦得很,你们花虫城,得好生伺候着。”

  “看清楚了,这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九山州府开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公文,你们若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不配合,嘿嘿……咱们砍了你们脑袋,那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你们倒霉。”

  城防军小队长在地上摔了一脸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血,他不敢吭声,狼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爬起来,踉跄着朝着城主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方向跑去。

  巫铁站在城门内,冷眼看着那狂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护卫,以及站在第一架挂车上一脸微笑,好似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白发老人。

  这支平湖城花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队伍,应该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巫铁等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吧?

  虽然这些家伙,看上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确很危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这种豪门大族欺负穷乡僻壤小城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戏码,不值当大晋神国禁魔殿特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向周边城池传递秘密公文,提醒大家注意防范那些‘危险分子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破坏。

  所以,这支队伍……应该没什么危险?

  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们也来得太巧了。

  这几天,巫铁等在城门口附近,没见到任何花虫城之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进入城池。

  唯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外来人等,只有这一支规模庞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‘勘测’队伍!

  或者,那些危险分子藏在这支队伍中?

  巫铁心里一个咯噔。

  这就麻烦大了,他和李大佑加起来,也找不到足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手监视这支队伍。

  或者说,整个花虫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城防军军出动,也不够人手监视人家啊。

  花虫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城主司马犬气喘吁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衣冠不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带着百来个随从护卫策骑狂奔而来,隔着老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距离,司马犬就已经大声高呼:“花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贵宾何在?下官司马犬,有失远迎,还请见谅。”

  “您放心,放心,马上就给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队伍腾地方,一万多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宅子,足够,足够!”

  司马犬故意放大了声音,将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命令传了出去:“来人啊,就这条街,从城门口一直到城主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位置,所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宅子给本官腾空出来,让里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百姓自己去找地方对付着,先将花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贵宾安排妥当才行啊!”

  站在门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花家护卫满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点了点头。

  站在车架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白发老人矜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微笑了起来,然后他不紧不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开口了:“司马城主,你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皇族后裔?”

  司马犬策骑到了城门口,跳下马背,满脸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朝着那白发老人走了过去。

  “这位老大人尊姓大名?下官司马犬,正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正儿八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皇族血脉,名列黄卷呀……老大人大驾光临,实在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我花虫城之幸!”

  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脸剧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抽了抽。

  名列黄卷?

  大晋神国皇族司马氏,真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皇族一出生,就名列紫金玉册;血脉稍远一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那些封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国主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子嗣,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上报皇室,也能名列宗庙中供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玉册金书。

  血脉再远一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总之按照司马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个极其复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血脉鉴定方式,只要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挂着‘司马’这个姓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可以名列金册,银册,铜册,铁册。

  能够在金银铜铁四册上留名,代表司马氏还承认你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自家人。

  至于说摹窘痼缚炻肌壳黄卷,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黄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布帛制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名册,名列其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意义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——哪怕你姓司马,司马皇族对你也就视若无睹了。只要你姓司马,家里有点资产,去给司马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宗人府塞点钱,就能将自己名字登记在黄卷上。

  名列黄卷,对真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豪门贵族来说摹窘痼缚炻肌壳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笑话。

  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用‘皇族后裔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份来吓唬老百姓和低级官吏,那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蛮有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“犬!”巫铁撇了撇嘴,难怪这家伙用这么卑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名字。

  司马氏皇族人丁无数,那些华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字眼,都要留给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核心族人去当做名字使用,这些黄卷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司马氏族人么,借他们胆子,他们也不敢用那些美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字眼。

  第一架大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车厢里,一个懒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声音传了出来:“犬城主,少呱噪,赶紧把你城主府让出来,少爷我这一路颠簸得腰痛……你可有漂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女儿?献给本少爷,做几天侍女,亏待不了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”

  巫铁无语摇头,司马犬却已经大笑了起来:“应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应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”

看过《金蟾开天录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深度文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