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金蟾开天录 > 第二百四十五章 禁制

第二百四十五章 禁制

  木肜一甩袖子,转身离开了包房。

  很快,她就用清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声音喝令十二天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执事,她要第一时间提走灰夫子和她拍下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所有战士。

  巫铁和金满仓跟着出了包房。

  唯有风桦呆愣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站在包房里,瞪大眼直勾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盯着风鸣。

  两个包房之间相隔不到三米,风鸣密布血丝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眼珠子同样死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盯着风桦。

  他做梦都没想到,风桦敢违逆他。尤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刚刚风桦还一脸恭顺谦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奉承自己,谁知道这小子,居然会突然胆大包天作出这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事情来。

  当着这么多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面,资助木肜,和自家兄长竞争!

  风鸣只觉脸皮火辣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每个人看向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目光,都好像一耳光抽在他脸上。

  “风桦,很好,很好……不对,你哪里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这么多金币?”风鸣突然醒悟。

  风桦在凤凰一族,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旁系,虽然他这一脉有一位老祖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凤凰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长老,风桦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最受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孙辈,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风桦手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资源供他花天酒地,自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要说风桦能一下子拿出千多万金币。

  不可能。

  风鸣也要和龙骧联手,才勉强和木肜竞争到最后,最终硬生生被木肜用庞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财力彻底压制。

  这笔恰窘痼缚炻肌慨,他们都拿不出来,何况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风桦?

  “关你什么事?”风桦‘咯咯’笑着,傲然昂着头,微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摇摆了一下下巴:“总之,我风桦,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甘心久居他人之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以后,你们都给我,小心些。”

  又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‘咯咯’一笑,风桦朝着会场内所有宾客做了一揖,朗声道:“诸位兄弟姐妹,我风桦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极仰慕木肜小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所以,以后有什么得罪冒犯之处,呵呵!”

  挑了挑下巴,风桦背着手,就这么昂首挺胸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走出了包房,然后所有人都听到了他一叠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叫唤:“木肜小姐,木肜……大姐,您没带人出来?这可不行,您身边可不能没人使唤……”

  风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脸色变得极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复杂。

  龙骧冷然看着他,轻声道:“这风桦,有种。啧,不过,连自家旁系小弟都约束不住,风鸣,我耻于和你为伍……你有什么资格,和我竞争?”

  摇摇头,龙骧转过身,一脸讨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玄蛛。

  玄蛛眯着眼睛,浅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笑着,看着木肜原本所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包房:“这位木肜小姐,也挺有意思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能够慑服风桦公子,可见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个有手段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”

  “哎,不管她愿意不愿意,这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女子,我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定要和她结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”玄蛛笑得格外灿烂:“尤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她年纪似乎不大,居然已经到了命池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关口上……这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天赋资质……”

  “我自然要,好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和她认识认识。”

  玄蛛‘噗嗤’一笑,转身向包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出口走去:“好了哦,两位公子,不要这么恼火……那灰夫子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我拿来拍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所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金币,都到了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手里,嘻,多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事情呢。”

  “那么一头老废物,卖了这么多金币,嘻,堆在一起,怕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和一座山一样?”

  玄蛛笑得很灿烂。

  风鸣和龙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眼珠顿时变得通红通红。

  两千多万金币,那灰夫子居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玄蛛拿来拍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?

  对了,可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么?灰夫子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华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,华光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优昙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,而华焉和华光向来不对付,能够将华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弄到拍卖场拍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除了华焉还能有谁?

  而玄蛛,赫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华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‘干女儿’。

  如此美艳,还如此有钱。两千多万金币,对风鸣和龙骧而言,也绝对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个绝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数字,足够他们武装一支战力惊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私军了。

  一支实力强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私军,对于他们稳定在族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地位,对于增强他们在族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话语权,那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极有好处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事情。

  若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能‘人财兼收’,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多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事情啊?

  风鸣、龙骧就好像被鬼迷了心一样,屁颠屁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跟在了玄蛛身后,活生生两条狗腿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模样。

  会场内,突然传来了几个大家族纨绔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骂声:“两条小狗……可惜了这块嫩肉。哎,金光闪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嫩肉……啧!”

  离开包房,顺着走道绕过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拍卖殿堂,在大殿后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个天井里,巫铁见到了灰夫子。

  十几个气息强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士站在一旁,几个看上去一脸精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老人笑着迎向了木肜。这几个老人,正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十二天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几个负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掌柜。

  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们在十二天宫做了一辈子,伺候过大孔雀王朝最挥霍无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些王族,也伺候过十二执政家族那些最浮华堕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纨绔,他们今天依旧被震惊了。

  那些精锐战士也就罢了,他们不值几个钱。

  灰夫子能够拍出两千多万金币,这根本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不可思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事情。

  一条认识几个字,读过几本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普通灰狼人而已,一万金币,已经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溢价太多太多了。

  “木肜小姐。”几个掌柜殷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围住了木肜。

  木肜也不废话,她将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个手环一挥,顿时大片金光喷洒而出,大大小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金块、金锭、金条飞了出来,‘叮叮当当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小山。

  几个掌柜眉心灵光闪烁,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灵魂波动笼罩了这一座小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金山。

  他们急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鉴定这些金块、金锭、金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纯度,从它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体积计算它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重量,然后除以单枚三连城金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重量。

  金光四射,黄金如流水一样飞了小半刻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功夫,几个掌柜同时笑了:“够了,恰好,一枚不多,一枚不少。”

  木肜收起了手环,缓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点了点头。

  她指向了了灰夫子:“灰夫子,跟我走吧……其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奴隶,送去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宅子,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,会和你们交接。”

  灰夫子叹了一口气,眨巴了一下眼睛,背着手,走到了木肜身边。

  巫铁看着灰夫子,咧嘴一笑。

  灰夫子依旧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那般从容,一举一动不紧不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透着一股子镇定大气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风范。

  木肜左手一挥,一道绿光洒在了灰夫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上。

  就听‘吱吱’声响,灰夫子头顶有一缕黑气冒了出来,黑气凝成了一只面盆大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寡妇蜘蛛虚影,几条长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蜘蛛腿正深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扎在灰夫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心口上。

  木肜冷然看着几个掌柜:“破开禁制……他现在,已经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了。”

  几个十二天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掌柜愕然看着灰夫子,一个白发老人沉声道:“木肜小姐,这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我们设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禁制,这灰夫子没什么战力,我们十二天宫根本没必要对他下禁制。”

  “这禁制,应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送他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,预先设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”白发老人恭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向木肜行了一礼。

  木肜嘴角扯了扯,冷冽一笑:“我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否可以认为,你们在坑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金币?你们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活得太久了,一个个活得不耐烦了?如果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我可以让你们满门老小,一起去伺候大孔雀王族。”

  几个老人额头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。

  另外一老人沉声道:“木肜小姐,这绝对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我们要坑您……灰夫子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华焉家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侍卫首领送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这事情……”

  玄蛛带着风鸣、龙骧笑吟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走了过来。

  她纤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腰身犹如水蛇一样轻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晃动着,隔着还有十几米远,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笑声已经传了过来:“哎,木肜小姐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为了灰夫子身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禁制么?嘻,他关系重大,所以,我给他下了个禁制,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害怕他被人抢走……”

  巫铁闭上眼睛,过了好一会儿这才睁开。

  一如巫铁担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灰夫子身上果然被玄蛛捣了鬼。

  这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巫铁找上木肜,让木肜出卖买走灰夫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主要原因。

  这里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三连城,这里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十二执政家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地盘,如果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巫铁自己出面竞拍灰夫子,巫铁并没有多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把握带着灰夫子平安离开。

  唯有让木肜出手,让十二执政家族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权势人物出手,用十二执政家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潜规则,保证灰夫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安全。

  如此,巫铁不惜付出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金钱代价。

  如此,巫铁不惜将大蛇燚交还给木肜。

  只不过,玄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嚣张和肆无忌惮,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大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超出了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预料。这女人,完全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毫无顾忌了。

  玄蛛带着一阵香风快步走了过来,笑吟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站在木肜面前。

  风鸣、龙骧一左一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紧贴着她站定,犹如两条哈巴狗一样乖巧。

  后面,数十米外,几个同样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十二执政家族出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纨绔子带着大群护卫,也在游廊出口探头探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朝这边张望着。很显然,这些纨绔子不舍得让两条狗子独吞金光闪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嫩肉。

  他们也想在这块小嫩肉上狠狠咬一口。

  反正这种争风吃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戏码,在三连城哪天不发生个三五十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?大家早就习惯了。

  “解开禁制。”木肜面无表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玄蛛:“他,现在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了。”

  玄蛛笑吟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木肜,眼眸中闪烁着奇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幽光:“解开禁制可以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木肜小姐能否回答我之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点点小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疑问,您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为了什么,想要买走他呢?”

  玄蛛笑道:“说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他不值这个价。”

  木肜深吸了一口气,她缓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说道:“解开禁制,不要让我说第三次。”

  玄蛛眯了眯眼睛,她看向了站在一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风桦,眸子里两点粉色幽光骤然炽亮,她死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盯着风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眼眸,冷声道:“风桦公子,你为什么要给她那么大一笔恰窘痼缚炻肌慨?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钱,从何而来?你哪里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胆量,违逆风鸣公子呢?”

  巫铁反手摸了摸背在身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长剑。

  金满仓叹了一口气。

  风桦被金满仓用控魂秘术操控着,玄蛛眸子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两点粉色幽光,显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更加高深、更加霸道、更加邪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控魂之术。

  金满仓隐隐察觉到一波波恐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灵魂冲击犹如海啸,正朝着风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灵魂冲刷而来。

  一旦风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控魂秘术被破开,他只要吼出一嗓子‘我不认识这两个人’,那么金满仓和巫铁就有天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麻烦。

  要知道,如今三连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紧张气氛,可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们两个折腾出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那些失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家族子弟,还都在金满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秘密巢穴中关押着呢。

  金满仓轻咳了一声。

  风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眼珠突然变得通红一片,他歇斯底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尖叫起来:“你以为你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谁?你以为你什么都比我强?你以为,你凭什么什么都比我好?从小到大,你凭什么,那些好东西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?”

  一边嘶吼着,风桦一边犹如疯狗一样向风鸣扑了上去。

  风鸣也被玄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秘术暗控,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反应比往常慢了一大截。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风鸣身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凤凰卫反应速度极快,一尊凤凰卫突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出现在风鸣面前,当面一掌拍在了风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胸膛上。

  ‘轰’!

  好似一根干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柴禾棒,又被人涂抹上了火油,然后一点火星沾了上去。

  风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体瞬间自内而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燃烧起来,赤红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、异常霸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火焰向四周喷涌,他脚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地面都被烧化了一大块,变成了人形火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风桦站在原地呆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站了三个呼吸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间,然后变成了一缕飞灰飘散。

  风鸣激灵灵打了个冷战。

  他朝着那凤凰卫怒吼道:“你杀了他?”

  那凤凰卫呆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右手没吭声。

  他没有用力,他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想要逼退风桦,他并没有施展什么大威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神通秘术。

  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风桦……

  就这么当众被烧成了灰烬。

  金满仓一脸惊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风鸣,看着风鸣身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凤凰卫。

  巫铁嘶声尖叫起来:“风桦少爷,你死得好惨……同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凤凰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族人,同室操戈,何必苦苦相逼如此?”

  风鸣顿时凌乱。

  玄蛛也有极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小会儿功夫,很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木肜已经冷冰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在一旁开口了:“第三次,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最后一次,解开灰夫子身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禁制。”

  风鸣歇斯底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尖叫起来:“闭嘴,木肜,不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头老狗?多打点事情?风桦他,他,他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被你蛊惑,他,他,他怎么会……”

  巫铁在一旁突然跳了起来,他指着玄蛛厉声喝道:“妖女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你用妖法坑了我家风桦公子!”

  玄蛛阴沉着脸没吭声。

  木肜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上前了一步,冷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眯着眼看着玄蛛:“第三次了。”

  玄蛛笑容全无,她同样冰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木肜,冷声道:“告诉我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谁让你来买走这条老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?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谁?不要逼我对你出手……你这种自以为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凡人……你……”

  木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右臂突然动了一下。

  ‘嘭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声巨响,玄蛛打着旋儿飞了起来,大口大口吐着血向后飞出了老远……老远。

看过《金蟾开天录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深度文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