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金蟾开天录 > 第二百零九章 黑暗委托

第二百零九章 黑暗委托

  萨大人生得高大、雄壮,修为也颇为强大。

  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老铁一口咬在他小腿上,一股巨力袭来,萨大人立足不稳,狼狈异常摔倒在地,和老铁纠缠着在地上翻滚起来。

  人仰马翻、一片混乱。

  巫铁双手抱在胸前,笑呵呵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在地上翻滚、咒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萨大人。

  石飞、铁大剑等人也都笑呵呵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这头气息狰狞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蛇人,这家伙在巫铁来之前,态度倨傲得很,见到他出丑,大家伙心里不知道有多快活。

  石洞还有另外几个出口。

  萨大人在地上翻滚咒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有三个出口内同时传来了细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声响,那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弓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弓弦被拉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声音。

  巫铁冷哼了一声:“现在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咬小腿,你们敢放一支暗箭,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喉咙了。”

  巫铁手一指,三条细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雷光从指尖喷出,落在三个有响动传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洞口前,轰轰轰在地面上炸开了三个水缸大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窟窿。

  眉心法眼凝聚,得到了神通诛邪神雷,巫铁对雷霆之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掌握也每日精深。

  此刻他已经可以随意发出普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雷法攻击,虽然威力不大,用来吓唬小喽啰却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足够了。

  三个洞口内再无半点儿动静。

  地上翻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老铁和萨大人也停了下来,萨大人很光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四仰八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躺在地上,双手轻轻拍打地面,做出了彻底认账服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姿势。

  老铁傲然站在萨大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胸口,低头直勾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盯着他碎金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眼珠。

  “狗?啊呸!”老铁口吐人言,狠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在萨大人身上蹦跶了几下,这才昂着头,趾高气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摇摆着尾巴,一溜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跑到了巫铁身边站定。

  老铁摇头晃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浑身每根黑毛都在发光。

  他心里很得意。

  这具身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状态,比他想象中好得多。虽然不如他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躯那样熟悉,甚至不如哮天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体那样灵活灵巧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这具身躯很强悍,非常强悍。

  毕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奥西里斯第二神器往生塔所化,这具身体强度惊人,而且很有一些妙用。

  像萨大人这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渣滓,老铁轻松可以撕碎,由不得他不骄傲。

  “你,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狗或者说,你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头普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狗。”

  萨大人吐掉了嘴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泥沙,摇晃着身躯站了起来,他看了看巫铁,很干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向石飞、铁大剑等人深深鞠躬行了一礼。

  “那么,对于刚才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狂傲,我表示歉意。”

  “强者,应该得到尊重哪怕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信奉混乱和黑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我们,我们也知道强者必须得到尊重。”

  大天王淡然笑道:“之前,你觉得我们不够强?”

  萨大人咧嘴一笑,猛地吐出信子,嘶嘶笑了起来:“你们很强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我也不弱而且,我身后还有其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高手,所以,我不觉得我要尊重你们。”

  “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这位大人,他让我感受到了无法抗拒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强悍力量,那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我身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人都无法比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力量。这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强者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你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同伴,那么你们也都值得尊重。”

  巫铁挑起了大拇指,向萨大人笑了起来:“固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真小人,却也率直可爱萨大人,你来找我们,有什么事么?”

  叹了一口气,巫铁摇头道:“我循着自己伙伴做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记号,好容易一路找了过来,你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外人,你居然比我还早找到这里,我能说,你们黑暗公会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很厉害么?”

  萨大人就很得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笑了起来,他双手插在腰间,故作矜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笑着。

  “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自然,如果连这点本领都没有我萨大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皮,早就被人制成了皮甲了。”

  吐了吐信子,萨大人沉声道:“我来找你们,还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有事。本来我还对你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力量有所怀疑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现在,我相信,你们应该能够做到。”

  “嗯?”巫铁皱眉看着萨大人。

  看起来,这萨大人还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有事来找他们?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黑暗公会这群人,能找他们做什么?

  “我们感受到了威胁。”萨大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确很光棍,他也不玩什么高深莫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把戏,开门见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说道:“大蛇一族回来了,他们要一统黑蛇域,让混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域重归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统治这样,很不好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巫铁眯着眼看着萨大人:“为什么你们会觉得不好?”

  “我们喜欢混乱,混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我们黑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源泉。”萨大人直率了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说道:“你看,在混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域,我们黑暗公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力量很强大而在戒律森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龙域,我们在那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据点,就发展得很可怜。”

  摇摇头,萨大人感慨道:“再比如,在一潭死水一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娲谷,居然只有金币那一个穷光蛋”

  “太过于安宁,太过于和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环境,对我们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不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非常不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”

  “我们都知道金币那可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家伙穷成了什么样子作为黑暗公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执事,居然经常输光了裤子”

  萨大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事情,他抱着肚皮歇斯底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笑了起来,他笑得浑身都在哆嗦,过了好久好久,他才勉强控制住了笑声。

  “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个可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家伙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位置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继承他父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位置而来,而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父亲,我认识,和我还有不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交情,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父亲和他一样,穷得都成了一个笑话。”

  “因为娲谷太安宁了,太一潭死水了,所以我们黑暗公会在那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地方,完全没有发展壮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机会。”

  “所以,黑蛇域必须混乱下去,大蛇窟必须混乱下去在这里出现一个统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势力?我们不喜欢。”

  萨大人说出了他对黑蛇域、对大蛇窟局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意见。

  巫铁眯着眼看着萨大人:“你们想要破坏大蛇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行动?你们不想他们回归?”

  萨大人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:“孙子才想他们回来我很想把那大蛇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脑袋当浆果啃了。”

  巫铁摊开双手:“那么,就去做啊以你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实力,查清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动向,干掉他们,很难么?”

  萨大人皱起了眉头,他用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抓了装光溜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头皮,尖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爪子和头皮上坚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鳞甲相互摩擦,发出咔嚓、咔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声响。

  “其一,我们黑暗公会不擅长正面作战。”

  “其二,我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规矩我们尽可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避免出现在普通人面前,尽可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避免厮杀、损耗。”

  “其三,黑蛇域周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高手,九成以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高手,都在前一阵子被高层调走了。”

  萨大人无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叹息着:“我无法告诉你们他们被调去了哪里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都调走了,现在黑蛇域周边高端战力空缺,我只能自己想办法,自己想办法。”

  萨大人看着巫铁,碎金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眸子里光芒闪烁:“上面警告我,如果黑蛇域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被大蛇一族重新掌控,他们重新制定了黑蛇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规则,那么我就会变得和金币一样穷我可不想这样。”

  他伸出一只手,拨动着手指计算道:“你看,我有二十四个妻子,有八十几个孩子,有三十几个孩子已经到了婚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年龄,无论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彩礼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嫁妆,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大笔恰窘痼缚炻肌慨”

  重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,萨大人恶狠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说道:“变得和金币一样穷?还不如让我去死。”

  “所以,你找我们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想要让我们帮忙?”巫铁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哪和聪明人说话,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省心省力。”萨大人嘶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笑着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:“我们全程关注了大蛇一族入侵大蛇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战斗过程,必须要说,他们表现得很抢眼。”

  萨大人指了指十八尊镇宫天王等六道宫弟子。

  大天王皱起了眉头:“既然如此,刚才你还如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桀骜?倨傲?”

  萨大人笑得越发灿烂了,他深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向大天王鞠躬行了一礼,然后直起了身体,很诧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问他:“难道,我一开始就要向你表现出我很看重你们,我很迫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需要你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帮助么?”

  “压价,压价,摆出姿态来压价啊尊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天王大人。”萨大人狠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吐了吐信子,嘴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蛇信子都喷出了一米多长,他笑得越发灿烂了:“当然,我能理解,六道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嘛脑子都有点”

  嘶嘶,嘶嘶!

  萨大人没把话说完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所有人都明白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意思。

  六道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脑子有点简单

  十八尊镇宫天王眯着眼,神态不善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盯着萨大人。

  如果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现在双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气氛还不错,估计他们已经卷起袖子,将这条蛇人做成一件精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皮甲。

  萨大人嘶嘶笑着,感受着十八尊天王目光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不善,他急忙一挥手,手腕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手环灵光闪烁,大堆大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元草、元果、金币、宝石、美玉、珍稀金属锭等物件,一下子就在众人面前堆成了小山。

  巫铁眼角挑了挑。

  萨大人丢出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这些资源和财富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巫铁向黑暗公会之前支付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笔费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十倍左右。

  显然,黑暗公会下了决心,他们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心要破坏大蛇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行动。

  “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不够。”巫铁淡然道:“单纯大蛇一族,那个大蛇燚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个软蛋,那些黑蛇,也不难对付。”

  “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他们身后有菩提一族。”巫铁冷声道:“让我们为了这些财富,就去对付一个实力雄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三连城邦执政家族?呵呵。”

  萨大人吐了吐信子,他飞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了魔章王一眼:“对付菩提一族,对这位大人似乎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好事。”

  “不,不,不,不要把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事情和巫铁大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决定混为一谈。”魔章王飞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开口撇清关系:“你们消息灵通,你们既然知道了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份,就知道,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确和菩提一族有仇。”

  摊开双手,魔章王摆出一副无赖嘴脸:“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那怎么样呢?我已经放下了这份仇恨,我胸无大志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个无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废物,我对这份仇怨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很在意。”

  “而巫铁大人,我奉他为师长所以,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决定,不需要,更不应该考虑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态度。”魔章王坚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摇了摇头:“我绝对不允许,巫铁大人为了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缘故,和菩提一族对上。”

  巫铁摊开双手,向魔章王笑道:“好小伙子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态度,完全正确。”

  “干!”萨大人骂了一句粗口。

  他看了一眼巫铁,沉声道:“干掉大蛇燚,打消菩提一族再次侵犯黑蛇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念头你需要多少回报?”

  巫铁看着萨大人,他沉吟了一阵,迅速盘算了一下这件事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所有因果纠葛,然后他沉声道:“单说财物和资源,这些东西也尽然够了我们,不贪。”

  “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我们需要一个承诺。”巫铁看着萨大人冷声道:“从今日起,黑暗公会对我,对我身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所有人,我要求你们,无论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谁,无论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多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代价,你们不许贩卖和我们有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任何情报。”

  “不仅如此,一旦有人找到你们,想要购买和我们相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情报,想要通过你们对我们做任何事情你们必须第一时间向我通传。”巫铁看着萨大人,一个字一个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将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条件说得很清楚。

  他见识到了黑暗公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强大和可怕。

  这些生活在黑暗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情报贩子,或者还兼职做点什么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勾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混乱分子,他们掌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力量非常强大、非常可怕。

  巫铁不想自己和同伴时刻生活在别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视线中。

  当他还没有足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实力阻止黑暗公会这么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就只能和他们进行交易了。

  “这样么?”萨大人若有所思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点了点头:“这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话,我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能够做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么,只要你们帮我们对付了大蛇一族,只要你们能够让菩提一族打消对黑蛇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窥觑,就按你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办。”

  巫铁挑了一下眉头:“听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话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菩提一族想要掌控黑蛇域?”

  萨大人摊开双手,一本正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说道:“难道你以为呢?他们为什么要花费巨资,派出一支精锐军队来黑蛇域冒险?”

  冷笑了一声,萨大人喃喃道:“不过,菩提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军队呵呵。当然,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很棘手,非常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麻烦,只能拜托你们了。”

  菩提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军队。

  巫铁想起了在大蛇窟,菩提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两万大军精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表现。

  一如魔章王所说,菩提一族,其实和大孔雀王族相比,也烂得差不多了,大家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比烂而已。

  “那就,这么决定了。”

  巫铁手一挥,将堆成小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资源和财物统统收纳了下来。

  大蛇一族?不用萨大人提起,巫铁其实也要追踪下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看过《金蟾开天录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深度文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