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金蟾开天录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蛇祭

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蛇祭

  大蛇窟对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公开甬道有九条,掌握在大小势力手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秘密甬道有二十三条,一共三十二条堪称主干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对外甬道,每一条甬道中,都有一条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钻了出来。收藏本站

  这些黑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体积,唯有‘恐怖’才能形容。

  一些主甬道,直径过千米,这些黑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颗头颅,就几乎占据了甬道直径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十分之一,百米大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蛇头微微摇晃着,长有数百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蛇信子吞吐不定,出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‘嘶嘶’声。

  这些黑蛇钻进了大蛇窟,他们慢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竖起了上半身,他们巨大、狰狞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蛇躯顺着大蛇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岩壁向上升起,一百米,五千米,一千米……

  大蛇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穹顶高达两万米之巨,这些黑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躯竖起来有两三千米高,他们吞吐着蛇信子,微微俯下蛇头,森森绿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眸子死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盯着下方无数目瞪口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生灵。

  一股生物链巅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顶级猎食者凶威向四周扩散开,偌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蛇窟内一片死寂。

  巫铁和饕餮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战斗停了下来。

  铁大剑他们和饕餮氏大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战斗停了下来。

  血弯刀向金亡灵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疯狂反扑同样停了下来。

  那些纠集大队人马,正朝着血弯刀、金亡灵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驻地赶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小势力,他们也都纷纷停了下来。

  一道道强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灵魂波动犹如暴雨天里池塘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涟漪,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  大蛇窟二三十个大小势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头目纷纷传信,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交流着对眼前这诡异一幕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法。

  这些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怎么回事?

  他们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什么来路?

  还有,黑蛇域,大蛇窟,这些名字,和这些大蛇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否有什么关系?

  几个实力并不强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也勉强突破了命池境,而且小心谨慎,运气足够好,活了足够长时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老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灵魂波动突然变得极其强烈。

  他们在疯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嘶吼:“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蛇……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蛇……他们回来了……回来了……”

  “可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不对,不对……千多年前,最后一条大蛇也被杀死了……挫骨扬灰,尸骨无存……”

  “怎么可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?怎么可能?”

  “传说,最后一条大蛇,其实有一个子嗣……”

  那几个老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灵魂波动骤然凝固,过了好一阵子,一丝微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灵魂波动向四周扩散开来:“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蛇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报复来了……这么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大蛇啊……”

  每一条大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头顶上,都冒出了几个衣衫华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、金碧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男子。

  他们穿着精良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甲胄,手持散出夺目精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兵器,居高临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俯瞰着芸芸众生,脸上带着讥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冷笑,一如高高在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国王在俯瞰一群粗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乞丐。

  “贱民,放下武器,投降……仁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蛇殿下,会优待你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”

  一个满脸大胡子,面型如雄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汉抱着一杆长柄大斧,大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笑着。

  这大汉显然也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命池境高手,而且在命池境中也属于绝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好手,根基扎得极其雄厚,法力修为极其雄浑,他又用了某种奇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传音秘术,所以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声音犹如九天上传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神雷,传遍了整个大蛇窟。

  大蛇窟最长一千二百里地,最宽六百里地,整个大蛇窟内都回荡着这大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咆哮声。

  声波在岩壁上往来冲撞,震得整个石窟都‘嗡嗡’作响。

  五体投地趴在地上,被巫铁踩着后背爬不起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饕餮鸪眸子里奇光闪烁,他死死地盯着那些大蛇,嘴角有涎水流淌出来:“好东西,好宝贝啊,吃了他们……我一定要吃了他们……”

  饕餮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血脉,让他们可以吞噬万物,尤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些拥有奇异血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生物,更能直接增长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为,增强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**力量,让他们拥有神魔巨力。

  这些黑蛇,对饕餮鸪而言,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无上仙丹,无上宝药。

  饕餮鸪血脉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贪婪吞噬欲-望犹如野火一样熊熊燃烧,烧得他眼珠通红,烧得他浑身皮肤都泛起了血一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红色。

  一时间,他甚至忽略了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处境,忘记了自己正被巫铁踩在脚下。

  娲窈呆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站在一旁,她也被那些身躯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给震惊了,她更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被那雄狮一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壮汉话语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内容给震惊了。

  大蛇殿下?

  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幕‘王子复仇记’喽?

  曾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蛇窟,甚至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最高统治者,最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血裔回归了?

  娲窈看了看饕餮鸪,再看看那些身形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,心里突然莫名涌出了古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念头——那大蛇殿下,和饕餮鸪相比,两人到底谁弱谁强呢?

  也不知道娲窈想到了什么,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面皮突然变成了一片粉红色,身体也微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颤抖起来。

  目光如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娲窈,居然也‘忘了’提醒饕餮鸪,应该趁机从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镇压下脱身出来……起码他们可以召唤天神器,这可以极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增强饕餮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实力。

  巫铁也被那些体型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吓了一跳。

  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可没忘记被他踩在脚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饕餮鸪,他身体不动,双手轻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举起白虎裂,然后狠狠一枪向饕餮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后心扎了下去。

  正趴在地上,嘴角不断流出涎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饕餮鸪突然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。

  极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危险袭来,饕餮鸪出一声低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嘶吼,他右手一翻,一块黑漆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长有八尺左右,宽只有三尺,厚达半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奇形骨盾猛地出现在他手中,被反手放在了背后。

  白虎裂刺在了骨盾上。

  ‘叮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声脆响火星四溅,枪尖刺进了骨盾三寸深,巫铁已经双臂运力,强行将白虎裂抽回。

  这又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块用饕餮骨制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神兵盾牌。

  巫铁全身骨头剧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痒,烫,全身骨头都在哆嗦。

  这块盾牌使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饕餮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份量,可比那一杆长枪、九柄法刀多出了许多许多。

  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骨骼在呼唤这块骨盾,而巫铁一如既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保持了对‘美食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尊重。

  他一手抓着白虎裂,左手重重一拳轰在了骨盾上,‘啪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声脆响,骨盾炸成了无数灰尘飘散,一道有水缸十几倍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流光呼啸着,不断注入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左手。

  重拳轰碎了骨盾,更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拳轰在了饕餮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脊椎上。

  一声巨响,饕餮鸪几乎被巫铁一拳打扁。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子骨颇为坚实,脊椎骨出一阵错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‘咔咔’声,终究在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这一重拳轰击中坚持了下来,除了些许挫伤,并没有被巫铁一拳打断了骨头。

  饕餮鸪猛地大吼了一声,他终于弄清楚了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处境,他猛地抬起头,看向了上方穹顶。

  一道直径三米左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幽蓝色寒光从天而降。

  巫铁本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察觉到了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危险当头落下。

  他倾尽全力,一脚重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踏在了饕餮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脑袋上,然后借力向后猛地倒弹了回去,白虎裂顺势在饕餮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后背上重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拖了过去。

  锋利无比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白虎裂撕开了饕餮鸪后背,将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条脊椎骨劈成了两片,连带着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后脑骨骼都轻松劈开。

  鲜血还没来得及喷出,幽蓝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寒光笼罩在了饕餮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上。

  饕餮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伤口急愈合,顷刻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庞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力量在饕餮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体内翻滚,他通体燃烧着阴寒刺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冰焰,身体缓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悬浮飞起,他身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淡蓝色甲胄和衣衫粉碎,一套厚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由一片片精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玄冰片拼凑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重甲披挂在了他身上。

  “巫铁……你该死。”饕餮鸪面无表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巫铁,语气冰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低声咆哮着。

  刚刚白虎裂从他身后顺势拖了过去,锋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枪刃切开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脊椎和后脑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饕餮鸪真真切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感受到了死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阴影。

  那一瞬间,他差点吓尿了。

  幸好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**极其结实,肌体功能极其强大,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自尊心让他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肌肉功能,没有真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尿出来。

  饕餮鸪这辈子还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。

  “我要把你一片一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切了,慢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点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吃下去。”饕餮鸪看着回到了孙左身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巫铁,一个字一个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说道:“我绝对不会很粗暴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生吞活剥,我会慢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细嚼慢咽,让你亲自感受被我吃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恐怖……”

  “吃人啊……”巫铁目光古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气息变得异常恐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饕餮鸪,他慢悠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说道:“这种习惯不好……你得改……如果你改不了,我帮你!”

  饕餮鸪冷笑一声,正要开口,一个蕴藏了极大威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声音响彻整个大蛇窟。

  “贱民们,曾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蛇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口粮们……你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主人,你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主宰,你们最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葬身之地,伟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蛇一族……回来了。”

  一名穿着华丽甲胄,生得英俊挺拔、威严魁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年轻人站在一条大黑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头顶,身边环绕着数十名同样身穿重甲、金碧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精锐战士。

  年轻人大声吼道:“我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大蛇燚,你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主人,你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主宰……当然,在你们足够干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我不介意成为你们最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葬身之地……”

  大蛇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面孔一阵蠕动模糊,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面孔瞬息间变成了一条狰狞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模样,随后又恢复成了丰神俊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年轻人面孔。

  他深吸了一口气,带着不可一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狂傲大声道:“我们曾经被背叛,我们曾经被驱离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我们终究回来了……今天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个值得庆祝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日子……所以,我决定,按照大蛇一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习惯,来一次欢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血祭吧。”

  大蛇燚右手一挥,一根造型奇异,通体密布着三角形锋利凸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长鞭‘啪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下抽了一个鞭花。

  “今天,大蛇窟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,只能活下一半。”

  大蛇燚耸耸肩膀,很轻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说道:“给你们一天一夜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间,尽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杀戮吧,放纵吧,总之,一天一夜后,大蛇窟内只能有一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存活……”

  “如果过了一半人,那么,我会很生气,因为你们对大蛇一族不敬……所以,我会亲自出手,让大蛇窟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活人,变成原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十分之一。”

  “我知道,你们这些贱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繁殖能力有多强……十分之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口,足够了。”大蛇燚笑得格外灿烂:“尤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除了大蛇窟,黑蛇域还有这么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石窟,还有这么多人丁,作为食物……足够了。”

  三十二条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同时吐出了蛇信子。

  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体猛地俯了下去,猩红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长长蛇信子紧贴着地面一扫,大片大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影就被他们粘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蛇信子卷了起来,被他们一口吞了下去。

  黑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脖颈膨胀着,隐隐可以看到大堆蠕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形缓缓沉了下去。

  “怪物,去死啊……”就在大蛇燚所站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附近,一个重楼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蛇人嘶声尖叫着,他猛地一跃而起,双手握着一柄细细长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弯刀,荡起一抹寒光向黑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脖颈劈了下去。

  ‘叮’!

  黑蛇厚达米许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鳞甲上一抹火星闪过,细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弯刀拦腰折断,鳞甲上就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。

  大蛇燚大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笑着,他手中鞭子狠狠抽了下去。

  一声脆响,蛇人被大蛇燚一鞭子抽成了两段,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体凌空飞起,还没来得及落地,黑蛇蛇信子灵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卷一缩,就把他卷进了嘴里。

  大蛇燚大声笑着:“你们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不明白我大蛇一族如今拥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力量啊!你们这群,卑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乌合之众。”

  在大蛇燚脚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身边,大队大队身披精良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重甲,手持各色奇光闪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兵器,身上气息凝炼肃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精锐战士迈着整齐而沉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步伐,犹如潮水一样涌了进来。

  两万精锐战士快拥入了大蛇窟,他们在大蛇燚脚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蛇前方一字儿排开,排成了宽达十几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长阵。

  ‘呼~~~呼~~~呼~~~’!

  这些身躯雄壮、气息强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战士举起兵器,齐声高呼。

  近百名身上甲胄尤其精美花俏,身披猩猩红镶金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披风,披风正中绣了一株枝繁叶茂菩提树花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将领同时从阵列中走出。

  这些将领有老有少,一个个气度雍容,举手投足之间显得格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从容淡定。

  他们在大队人马前站成了一拍,然后肆无忌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释放出了属于命池境特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强**力波动。

  不仅仅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命池境,而且他们随意一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气息,都比大蛇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些大小势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气息更加强大,更加雄浑。

  就比如老刀风,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气息就远不如这些将领中最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个。

  “来吧,来吧,开始杀戮吧!”大蛇燚兴奋得大吼大叫:“开始杀戮吧……开始大蛇血祭吧……难道,你们要我亲自动手么?”

  https:///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
看过《金蟾开天录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深度文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