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金蟾开天录 > 第八十四章 风波乍起

第八十四章 风波乍起

  练功房。

  三根水桶粗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精钢门栓将厚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石门死死锁住,熔岩草散发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高温让练功房内热浪逼人。

  巫铁刚刚服下一株熔岩草,他光着身子,浑身热气升腾,一招一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演练筑基式。

  汗水不断从他体内流出,滴落在地板上,很快就被熔岩草散发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热浪蒸成水汽。

  那颗来自冥魔矿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白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蛋紧贴着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皮肉,‘滴溜溜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在他身上乱转。任凭巫铁如何动作,这颗白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蛋始终黏在他身上,调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到处乱窜。

  白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蛋所过之处,巫铁体内散发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热浪被吞噬一空,附近尺许方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皮肉就一片清凉。

  不久前,老白鬼鬼祟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跑来找巫铁,殷勤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将这段时间发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事情说给了巫铁听。

  其实也很简单。

  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石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几个心腹打开武备库,将外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所有战士武装了起来。在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带领下,数千外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战士轻松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将整个大石城洗荡了一遍。

  所有和石桧有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有足够身份地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,都挂在了城门上。

  石桧阵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些普通战士,则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被贬为奴隶,直接塞进了环境最恶劣、条件最艰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矿坑做苦力。

  整个大石城,如今完全落入了石猛手中,所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职司、岗位,全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。

  老白得意洋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向巫铁吹嘘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儿郎们如何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作战勇敢,如何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在这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清洗中发挥了巨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作用。

  实际上也正如老白所说。

  两千多个个子矮小,动作灵敏,能够从个个角落里神出鬼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出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鼠人,当他们拿起了强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弓弩,两千多张弓弩从四面八方攒射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这对任何人都堪称噩梦。

  尤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在城市中,手持弓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鼠人战士发挥了极其强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战斗力。

  对老白而言,这毫无疑问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在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面前开启了新世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门。

  更值得老白开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因为这次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族人表现很抢眼,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族人居然也都被编入了大石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城防队,正儿八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可以从大石城领一份战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薪水。

  心情激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老白和巫铁啰嗦了许久,巫铁也最终和老白达成了默契。

  用三株熔岩草做报酬,巫铁可以从老白这里得到各种情报,如果有任何重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事情发生,老白能够预先示警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话,那么他还能得到额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奖励。

  之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几天,巫铁就沉浸在了修炼中。

  每一天,服用一叶熔岩草,按照筑基式一招一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炼,不急于求成,不冒失突进,巫铁稳扎稳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炼着。

  周身元罡满盈,充斥每一个细胞,全身每一个最细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角落,都被元罡一遍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洗涤、浸润。

  浩然正气配合元罡,一遍一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锤炼、淬炼全身。

  炼掉杂质,强化肌体。

  有了熔岩草强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能量补充,巫铁在冥魔矿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精血消耗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彻底补满。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身躯重新变得健壮、挺拔,体内不断滋生大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精血气息。

  眉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金色光团在冥魔矿坑损失了一半。

  几天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炼,金色光团回复了一些。随着身体滋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精血气息不断滋养,金色光团还在一丝丝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不断强盛。

  随着筑基式突破一千零八十式,之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每一招、每一式,都能引动金色光团不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缩放。

  灵魂力量在快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增长,金色光团中不断有金色光雨飞旋而下,一遍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扫过巫铁全身,一遍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扫过全身最细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角落。

  巫铁更能感受到,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眉心还有天灵盖正中位置,每天都有一缕一缕热气向往释放,眉心和天灵正中位置不断有各种酸、麻、痒、涨诸般奇异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感觉袭来。

  他全身好些地方,更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不断传来类似被老铁大牙喷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电流击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刺痛和瘙痒。

  从头顶到脚底,浑身各处都有诸般异状发生。

  尤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每次修炼到深处,整个心神都沉浸在身体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巫铁能听到浑身血气发出海啸一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呼啸声。一波一波绵绵不绝,从头顶到脚底,一遍一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冲刷着,一遍一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翻卷着。

  这种感觉,就好像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整个身体都在‘苏醒’。

  整个身体内部都在发生巨变。

  如此修炼了大半个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间,巫铁几乎就没有离开过练功房。

  短短大半个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间,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皮肤变得好似白玉一样细腻光洁,隐隐有一层宝珠琉璃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宝光在皮肤中若隐若现。

  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头发更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莫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长长了数尺,一头浓密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发犹如瀑布,直接垂到了脚后跟处。

  发乃血之余。

  短短大半个月时间,长发生长了一米多长,可见巫铁如今浑身气血何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充沛,何等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强盛。

  如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巫铁,他坐在长宽数十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练功房正中,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随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次呼吸,整个练功房内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狂风大作,湍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风甚至会在他身边凝成七八根高有数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小型龙卷,呼啸着盘旋翻滚,声势无比吓人。

  一千一百式……

  一千一百二十式……

  一千一百四十式……

  有了充足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熔岩草补充,巫铁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炼速度超乎寻常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快。

  尤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他眉心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一团金光,在一个月后已经膨胀到了拳头大小,比起冥魔矿坑之前全盛时还要强大了一倍有余。

  从筑基境突破感玄境,最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难关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强壮灵魂,凝聚精神力量。

  而这个难关,巫铁在激活天赋血脉神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就已经悄然迈过。

  所以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炼一日千里,快得让他自己都有点不敢继续修炼下去。

  这一日,感受到眉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金色光团再次膨胀了一圈,浩然正气一次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冲刷金色光团,不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将它锤炼得结实致密,巫铁缓缓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收起了式子。

  一个半月时间,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筑基式居然突破到了一千一百八十式。

  他有点懵圈了。

  老铁告诉他,筑基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炼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缓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除非有巨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修炼资源。

  如今巫铁有足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熔岩草辅助修炼,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这效率实在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太快了。

  “总不至于,出问题了吧?”

  巫铁在脑海中一遍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审视老铁传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筑基式。

  但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没错啊,他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这么一板一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按照最正规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筑基式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式子,在短短一个半月中,从一千零八十式突破到了一千一百八十式。

  再有二十式,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筑基圆满。

  巫铁坐在地上,手一招,放在练功房角落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个硕大水罐飞了过来,他揭开盖子,喝了一口被熔岩草散发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热浪烤得滚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泉水。

  大口大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灌了几口水,将水罐放在地上,巫铁皱着眉头,再一次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自我审问修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全过程。

  ‘咚,咚咚’。

  练功房厚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石门被人暴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锤响,一个厚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声音从专门留出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透气孔内传了进来。

  “百夫长,六爷叫你过去……六爷召集城内所有百夫长以上职司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人开会哩。”

  “想不通,就不想了。”

  “进度快,还不好么?”

  自我安慰了一下,巫铁站起身来,擦干净身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汗水,穿戴整齐后,那颗满身乱滚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白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蛋用护心镜固定好,大步走出了练功房。

  大石城正中最高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座石堡中,时隔一个多月,巫铁再次见到了石猛。

  穿着一套厚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甲胄,左手拎着一柄车轮大斧,右手抓着一个硕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酒杯大口大口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灌着烈酒,石猛端坐在大厅正中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石质宝座上,不时发出古怪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冷笑声。

  大石城内,各处职司上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负责人聚集在一起,他们阴沉着脸,一个个冷眼看着大厅中站着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几个魁梧男子。

  巫铁走进大厅,第一时间就‘看到’了藏在人群最后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老白。

  和巫铁一起被招揽进石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黑皮、独眼儿、铁八十八几个站在老白身边,几个人凑在一起,正低声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咕哝着什么。

  上次石猛痛下杀手,对大石城中石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进行了大清洗,黑皮、独眼儿、铁八十八表现很抢眼,他们和巫铁一眼,如今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大石城百夫长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职司。

  因为同时被招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关系,他们几个显然达成了默契,自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抱团结盟了。

  巫铁也就很自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凑到了他们身边,很热情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向他们打了个招呼。

  巫铁注意到,黑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脸色很难看,一张狼脸耷拉下来,就好像被人硬塞了三斤苦胆一样难看。

  “怎么个情况?”巫铁指了指那几个站在大厅中,和四周大石城所属吹鼻子瞪眼相互发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男子。

  “麻烦上门喽。”老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消息总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最灵通,他咧开嘴,露出两颗大门牙,很开心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笑着:“不过,和我们没多大关系……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石猛大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麻烦。”

  老白飞快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了一眼黑皮,低声说明了这几个男子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来历。

  他们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苍炎域三大家族之一炎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,他们之所以来大石城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因为一个多月前,石猛对石桧所属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大清洗中,石桧膝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个曾孙子石鱼,也被石猛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斩杀了。

  石鱼,正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老白他们在武备库武装自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候,闯进来大声喝止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个青年。

  石猛麾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铁矮人战士首领,当众一斧头击杀了石鱼。

  这其实不算什么,这只是【金蟾开天录】石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内部事务,石鱼被击杀,轮不到炎家来出头。

  要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石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新婚妻子就在大石城,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新婚妻子出身炎家。

  更要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是【金蟾开天录】,在那场大清洗中,石猛为了取得绝对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优势,他动用了石飞招揽来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这些外聘人手。这里面好些人良莠不齐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野地里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匪团出身……比如说,黑皮和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狼族属下,就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一群有名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匪团。

  所以,免不得有人趁火打劫。

  黑皮就对石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新婚妻子做了一些不怎么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事情。

  最后,还是【金蟾开天录】黑皮亲手将石鱼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新婚妻子挂上了城门。

  一个半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时间,足够消息传回炎家领地,也足够炎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首脑们作出回应。

  听了老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话,巫铁看了看黑皮。

  黑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脸色越发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难看,他冷声道:“看我怎的【金蟾开天录】?不过是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玩了个娘儿……这种事情,那种时候,有便宜,干嘛不占?”

  他极其委屈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吐着长舌头,目光幽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看着巫铁问他:“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不是【金蟾开天录】?那种时候,那种机会,那么漂亮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小娘子,有机会占便宜,我干嘛不占?反正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要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……贞洁这种东西,能当饭吃么?”

  巫铁默然。

  这种事情,他无法置评。

  这种事情,在这个该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年代,大家都在干。

  女人,除非有足够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力量,否则作为弱者,她们只能成为战利品,任凭胜利者享用。

  大家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这么干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什么伦理道德之类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东西,在这个年代,不存在的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巫铁甚至怀疑,灰夫子曾经对他描述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那些美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道德节操,以及老铁曾经提起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那些美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操守伦理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否……仅仅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传说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梦呓……

  所以,黑皮说得没错。

  站在他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角度,谁能说他错了呢?

  要说错,最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罪魁祸首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坐在那张硕大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交椅上正在大口灌酒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石猛吧?

  ‘咕咚咚’,石猛伸出右手,一个侍卫举起酒坛子,给他倒了一碗酒,他又两口将烈酒喝了下去,眼珠里一层血色就慢慢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涌了上来。

  他恶狠狠的【金蟾开天录】盯着几个炎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使者,沉声道:“各位兄弟,听好了,是【金蟾开天录】这么回事。”

  他将老白刚才对巫铁说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话,同样的【金蟾开天录】说了一遍。

  ‘啪’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一下,石猛将手中酒碗狠狠摔在地上,碎片炸得满地都是【金蟾开天录】。

  他指着几个炎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使者沉声道:“炎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小娘子死了……嗯,这事情,我们慢慢再说。你们说说看,你们炎家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条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什么?嗯?刚才,你们对我说过的【金蟾开天录】,你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条件是【金蟾开天录】什么?”

  一名身高两米开外,通体皮肤发红,满头长发犹如火焰一样猩红,毛孔内不断有火星喷出的【金蟾开天录】壮汉走上前几步,阴沉着脸开口了。

  “石老六,你要我们再说一遍,那就再说一遍……”

  “参加了这次叛乱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人,全都要死。”

  “你们招揽的【金蟾开天录】那些野人,流匪,如黑皮、独眼儿、铁八十八、老白、小铁……还有大锤、獠牙、铁蛋、铜踝等一群野人部族首脑,流匪头目,还有他们的【金蟾开天录】所有族人,所有下属,必须处死。”

  “然后,你石老六亲去我们炎家,向我们炎家磕头赔罪。”

  石猛拍了拍手,指着巫铁等人笑了起来:“听到没?听到没?人家想把你们都处死哩……”

看过《金蟾开天录》的【金蟾开天录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深度文学网